谁念西风独自凉

11个月前 ( 10-18 ) 2766阅读 0评论

【谁念西风独自凉】


他是纳兰性德。


一个不起眼的冬日,降生在当时重臣明珠的家中。最初名为纳兰承德,后因为名字中的承字与当朝太子的名字重了读音,改名为纳兰性德。我想,大概他出生之日下了一场大雪吧。只有倾城的白雪,才可以与他的灵魂相提并论。他只活了三十一岁,我想,他离去之时,应该是一个很凉的秋吧。叶子都落了,他的心,也该回家了吧……


【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】


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那样一个人,平日缄默不提,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,才会偷偷想起。


他还记得她走的那天,梨花如雪,落英缤纷。那么精致的妆容下,一张哀伤到极致的脸。


他是他的表妹,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,在所有人认为他们会在一起的时候,一道圣旨打破了活生生的拆散了他们。


他苦笑,穷极一生,他终是败给了皇权。名字给了他,她也给了他。


十里红妆,她终是离去;落英树下留他一人酩酊。


他偷入皇宫,冒着死罪,遥遥地看了她一眼,之后满心欢喜的等她年老出宫,可却等到了她自杀的消息。吞金自杀,吞下了他给她的定情信物。留他一人,在这世上,痴痴等她。


他拗不过命运的安排,远征天涯,从此,那“夜深千帐灯”的千古壮观中。就有了他为她点的那一盏,引她归家的明灯。


【唱罢秋坟愁未歇】


他娶了她,一个家人为他安排的女子,卢氏。


她的身上,有着一切女性应有的美德。温婉,美丽,善良,体谅,她可以包容他的一切,包括他心底的那个女子,包括他望向她时,眼里对另一个人的亏欠。


他对她无爱,只是将她当做姐姐一般爱戴,知道她难产离开。


他厚葬了她,亦是厚葬了那份相敬如宾却又无关风月的婚姻。月下独坐,他突然那么难过,他可以宠她疼她关心她,却直到他死,也没有给她她要的那份爱。这辈子,他终是欠了她,“唱罢秋坟愁未歇”的苦楚留给自己也好权当报答,下辈子,只愿她“春送人去双栖蝶”吧。


【谁念西风独自凉】


她是江南才女,沈宛。


初遇时,他恍然间认错了她。那么像,像极了那个他那个记忆中不敢忘记亦不敢记起的女子。她太像她,像极了那个惊艳了他一生的女子。


满汉不能通婚,可他却执意留下了她。每每望向她,他仿佛都会看到表妹,她拈花微笑时像她,她凝神细思时像她,可在夜深人静时,他还是会想起她。


他以为留下了她,便可以给她一辈子的幸福,补偿自己心中对她的亏欠。只可惜,他的生命在三十一岁时也走到了尽头…


【落尽梨花月又西】


 弥留之际,他仿佛看到了她。


她向他笑,告诉他,她很好。


他想告诉他,他也很好,只是太想她。她离开后的每时每刻,都在想她。


可是,他终是没有说出口的力气。


仿佛又是年少时的阳春三月,他告诉她,此生我定不负你。

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凭栏听雨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2766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取消
支付宝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